忧中共入侵数据中心 Google弃港转台湾

據大纪元记者李真香港报道:震惊中外的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国际事件后,谷歌宣布转向香港,原定斥资3亿美元兴建数据中心,2011年还购入了将军澳工业邨2.7公顷土地。但近日爆出Google将放弃香港数据中心,昨日随即在台湾投资兴建亚洲最大的数据中心,并将投资额从3亿美元加倍至6亿美元,并正式举行启用典礼。

虽然Google数据中心副总裁Joe Kava解释弃港转台的原因,是因为香港土地成本太贵,难以扩充,唯有放弃计划,但事件发生在Google执行主席施密特(Eric Schmidt)上月访港、发表坚拒中共网络审查言论之后,短短不到一个月就撤资香港,外界纷纷揣测背后涉及政治因素。


震惊中外的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国际事件后,谷歌宣布转向香港,原定斥资3亿美元兴建数据中心,2011年还购入了将军澳工业邨2.7公顷土地,但近日爆出Google将放弃香港数据中心。(宋祥龙/ 大纪元)

Google在彰化彰滨工业区设立台湾资料中心,11日举行落成典礼,开放部分厂区供媒体参观。Google运用夜间冷却及热能储存系统,增加资料中心运作效果。(中央社)

周薄策划“谷歌退出中国”

大纪元早前独家报道指,为整垮胡温及习近平,周永康、薄熙来秘密收买百度,驱逐谷歌,以便全面控制网路舆论。周薄构陷的“谷歌涉黄事件”成功阻击了谷歌。“谷歌退出中国”事件,正是周薄夺取中国最高领导权的政变计划的一环。

今次谷歌撤离香港,正是网传“周永康被捕”的高峰期,本报获得消息指,背后也都涉及到高层权斗,当中特首梁振英作为江泽民派系在香港代理人,一方面收紧3G频谱,预备开放给大陆网络商;另一方面受命于周薄势力阻击谷歌,谷歌为免成为两派火拼的牺牲品,亦对香港营商环境感到失望,忧虑一国二制不保,主要为保护香港数据中心的安全,遵从“不作恶”(Don't be Evil)信条,最后选择进一步撤离香港。

Google在亚洲的首个动土仪式2011年于占地2.7公倾的九龙将军澳工业区举行,正式展开其香港数据中心的兴建工程。(宋祥龙/ 大纪元)

担心香港数据中心安全

香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数据专家披露,Google在全球共有十二个数据中心,当年选择香港,为避开大陆网络审查。

但没有想到,梁振英上台之后,香港的营商环境迅速恶化,而中共情报部门遍布香港。梁振英一方面动用公帑支持一国两制研究中心,培育“五毛党”、“网路打手”,攻击泛民团体和法轮功等;另一方面也授命要阻击Google。Google在将军澳的数据中心,一直兴建不顺利,源于Google担心数据中心的安全。因为数据中心投资巨大,也都是网络安全的核心部份,很多数据中心都透过海底光纤相连,当中一个步骤出问题,就可能涉及泄密。

Google执行主席施密特上月访港并发表坚拒中共网络审查言论。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网络专家:涉政治考虑

前Google高管、现居矽谷的网络投资商James对本报表示,经济因素肯定不是Google考虑的关键原因,背后还是涉及政治考虑。

他说:“香港是一个很好的地方,谷歌过去跟现在都很想利用这个平台建成一个资讯库,对以后的发展来说是很大的贡献,谷歌也看到这一点。但是台湾没有这么多条条框框和限制,所以就选择了台湾。”

但他强调,Google不会放弃对网络自由的追求,他们即将推出一个能突破政府审查和监控的软件uProxy,以支持网络言论自由和资讯自由。

网络技术专家赵先生表示,谷歌的举动非常有意义。抵制独裁国家的网络压制与审查,捍卫网络资讯自由,谷歌作出了表率。相信还会有其他的公司站出来,一起捍卫公义。

议员:梁振英政府失责

对于Google撤离香港,从事资讯科技界多年的香港立法会议员单仲楷直言,这对香港是一个非常坏的消息,“他是香港的标志,Google和我们的关系不好,进一步疏离香港,对香港有负面影响。”

他表示,虽然不排除有政治因素,但他认为很明显Google不喜欢香港的营商环境,他批评梁振英没有积极去挽留Google,“他肯定认为,中共摆明不喜欢Google,你不来更好,都不积极问为什么,这个政府对于推动科技做得很差。”

执行主席施密特:不撤审查不回中国

2010年1月,谷歌宣布由于在中国的伺服器以及人权活动人士的帐户遭到长期的网络攻击,并不满中共要求进行严格的内容审查、过滤搜索引擎,决定全面退出中国市场。网址http://google.cn被自动转址到http://google.com.hk、也就是香港Google网页。

Google执行主席施密特(Eric Schmidt)上月访港,期间接受多家本地及海外传媒专访,他措辞强硬地表示,自谷歌退出中国搜索市场以来,中国的审查活动愈演愈烈,除非中共改变当前的审查制度,否则谷歌不会考虑返回中国。

施密特表示,谷歌不排除重返中国搜索市场的可能性。只是相对于中共政权的防火墙审查,谷歌更偏好“一国两制”下的香港的商业环境,因为那里更加自由。

他说,谷歌不认同中共政府目前的审查制度,而且在中国和审查机构打了五年交道,在他看来,被屏蔽的内容往往都是很正常的资讯。

中共当局此前公布:互联网用户如果利用资讯网路诽谤他人,同一诽谤资讯实际被点击、流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可构成诽谤罪,可能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施密特认为,这种惩罚太过严厉,让人不寒而栗。

大陆民众“翻墙”看真相

资讯的自由流动是网络的基本特性。然而,多年来,网络封锁与反封锁的较量一直没有停止过。中共由于惧怕自由资讯的流通,近年来对网络封杀越演越烈,从“金盾工程”到“绿坝”,再到网络实名制,步步紧逼,收紧对自由资讯的监控。

而作为网络自由的捍卫者,由法轮功学员、顶尖网络技术专家组成的“全球网络自由联盟”研发的突破网络封锁软件则受到了中国大陆民众的推崇,大陆民众纷纷使用破网软件,“翻墙”了解外面的真实资讯;而伊朗民众更是把这些突破封锁软件当作了解世界的“宝贝”。

目前主要的破网软件有GoAgent、动态网(自由门、逍遥游、动网通)、无界网(无界浏览)、花园网(GTunnel)与tor系列、Telex等。

仅是动态网截至2013年9月8日的累计访客已高达六亿九千万人次。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6 + 5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美博园. 版权所有.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